米开朗琪罗和他的大卫,女生性诀窍

英语里有个词,叫“horny”(名词
horniness),中文很难找到一个准确的对译字眼,有点轻度欲火焚身春心荡漾那种生理感觉。好在英语在表述某种一言难尽的字眼时,往往借用具象的情景,让读者自己体会那个语汇的语境和微妙的语义。

圣经旧约的撒母耳记上记载了这样的一个故事。

如果你对西方古典建筑感兴趣,我强烈建议你先去美国,再去欧洲。否则…你看到国会大厦的圆顶,会觉得只不过是把威尼斯宫搞大搞复杂了一点,颜色白了一点而已。威尼斯宫有点灰黄,那或许只是因为它比较旧。你看到国会图书馆,会觉得它一点也比不上厄玛努埃尔二世纪念堂。总之,整个DC的建筑都没得看了,就剩下城市规划和一个个免费的博物馆好玩了。教堂,教堂就更别提了。你到了波士顿,兴冲冲去看号称“全美十大建筑之一”的美丽的三一教堂,却发现她远远比不上你回忆里的圣彼得大教堂或者圣母百花大教堂。(当然,三一教堂还是有它的美的,就是和周围的现代化建筑不大协调)。如果连三一教堂都不足以让你赞叹,就更别提那些比天主教堂小很多简朴很多的基督教堂了。(声明:我对这两种教没有任何意见)所以,还是像我一样吧,在美国的时候,走到哪,“哇”到哪。然后再去意大利,再重新“哇”一遍。图片 1图片 2图片 3圣母百花大教堂嗯,提到了圣母百花大教堂,它在佛罗伦萨。意大利人管这个著名的地方叫做Firenze。相对于罗马而言,佛罗伦萨小而精致,步行即可以游遍全城,精致得让人难以置信。整个城市好像都是为旅游业存在的。道路整洁,路标清晰,没有到处乱跑的小商贩。图片 4集市非常有地方特色。这里好像遍地都是艺术品,艺术家。图片 5图片 6图片 7威尼斯狂欢节的面具米开朗琪罗《大卫》的真品不在什么著名的博物馆,却安安静静的和许多大家的作品一起,藏在佛罗伦萨艺术学院博物馆。走了很多路才到那里。看到门口卖很多关于大卫的明信片,很多是一张图,图上只有大卫关键部位的放大。真不晓得这样的明信片寄给谁合适啊!图片 8意大利人会讲英语的比较少。所以迷路了问路就很麻烦。而且,不同的人对于自己不会讲英语这件事态度也很不一样。比如一位罗马的出租车司机跟我说,不好意思啊,我只会说一点英语。而佛罗伦萨一个卖甜点的小商贩则对我说,这里是意大利,我是意大利人,你不要跟我们讲英语!嗯!这就是佛罗伦萨人的性格吗?倒也蛮可爱的哦,呵呵

就以horniness为例,海默尔大妈设计了下列诸多场景十分传神地诠释了horniness:

当时非利士人前来攻打圣经里神的选民以色列人,当时以色列王扫罗就带着人马出来排兵布阵。结果对面放出来一个三米多高的巨人,叫做歌利亚。这人穿着一身牛逼闪闪的重装备,手持一柄特别重的长枪,派头十足地过来叫阵说,来啊,简单点,咱们双方各派一人单挑,成王败寇,赢得那一方可以直接获得整场战争的胜利。以色列人看着这个巨人直接怂了,任由歌利亚接连在阵前接连叫了40天。扫罗最后崩溃了,说谁要是能把这丫的收拾了,以色列的王他来当。

1.人家介绍一名男士让你认识时,你立马想到和他一起淋浴会是什么感觉。

大卫当时还是个非常年轻的少年,没有跟着去,只是帮他爹放羊。他有三个哥哥倒是参军去了。有天他爹有点想儿子们了,就派大卫去看望下哥哥们,送点吃的,顺便和他们长官表示表示,再让哥哥们写封信回来。大卫就这么送饼去了,送到战场上去了。正好就目睹了以色列人被歌利亚吓得四散逃跑的这一幕。他就去问,那谁啊,那么嚣张,敢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。然后就和周围的小伙伴们聊上了。这事儿就把扫罗给惊动了,把大卫召过去问问,大卫就说,大家也不用为这事儿害怕,我愿意去战斗。扫罗有点懵,孩子你还年轻啊。大卫说我平时帮我爹放羊,如果有熊啊,狮子什么的敢把羊叼走,我就冲上去揪住他们的胡子,揍死他们。这个非利士人敢来神的军队前叫板,我准备像揍死熊和狮子那样揍他丫的。你看神都让我在那些猛兽面前安然无恙了,这个非利士人也是一样的。扫罗愣了半天,那你去吧,愿神与你同在哈。

2.你开着一辆外国名牌跑车时,会无端盯着它那手动变速柄出神。

扫罗想了想还是觉得心里过不得,让大卫穿着自己的盔甲上阵,这样起码死的有尊严一点。大卫试了试,表示放羊放多了这个有点穿不惯。于是就穿着自己的常服,拄着自己放羊的手杖,拿着可以弹射石子的机弦,在河边捡了五颗鹅卵石就去了。

3.你下楼到街角的7-11便利店买瓶牛奶,都要换三次衣服,涂上眼影口红,以防万一。

这个机弦不是什么特别高级的机械,就是个健美操绳造型的,武器,嗯。

4.你会突发奇想,巴不得立刻在客厅点一把火,自己换上性感内衣,然后打电话给消防局报火警。

图片 9

5.你觉得赵忠祥好帅。

人们拿着这个东西通过抡圆了产生的离心力射出去伤人。实战效果还可以的,就是造型看上去实在是比较寒酸。

6.你早上醒来不是吃早餐,而是自慰一番。

图片 10

7.你在想,对门那位英俊少年是否已经到达合法年龄了?

到阵前歌利亚也是内心比较崩溃,自己好歹是个三米多高,一身神装的boss,你这边派个初中生是几个意思啊。是初中生也就算了,你拄个杖是几个意思啊,老子又不是牧羊犬。于是双方在阵前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流,歌利亚表示你死定了嘿嘿嘿,大卫表示,你居然敢和神的军队叫板,神肯定会把你交在我手里,让我杀死你,也让你们这群不信神的非利士人学学什么叫敬畏。

英语里还有另一个词“crush”,有点“情窦初开”的意思,虽也不尽然。那是一种发生在你十二三岁的时候的一种朦胧感觉,对象可以是你的历史教师,也可以是黄晓明。不必有具体行动,只要幻想就行。

最后结果出乎意料,歌利亚向着大卫狂奔而来,大卫就抡起他的机弦,只一个回合,直接命中脑袋,歌利亚当场扑街。也因为这场传奇性的胜利,大卫成为了以色列的王,开始了以色列王国的黄金时代。

另一个词叫“infatuation”,说的是有点一厢情愿的迷恋情怀。你自以为是爱情,其实不是。你会颜色迷离地看着他,一有机会就想把他的衣服撕光。检验你是一厢情愿的迷恋还是泡浴爱河的办法,就是挑选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,和他一起去远郊度个周末。这一路你们至少迷路三回,汽车刮雨器也坏掉了。这时大家相互了解的程度就够深入的了。

这个题材就是圣经题材里面的大卫对抗歌利亚,一个貌不惊人的瘦弱少年击杀不可战胜的巨人的故事。

“我们刚才就该在那条小路拐弯的。”你忿忿不平地说。

而文艺复兴当中,有三座可谓千古留名的雕塑都是着眼于这个主题。

“天啊!你现在才来事后诸葛亮,你坐在旁边的功能就是导航的呀!”

1

等到你们到达目的地时,大家已经互不理睬了。接下来两天里,困在小酒店里,望着窗外滴答滴答的雨水,有两种可能性:

三个不同的大卫

一种是你们发出的声音都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单音节。翻译成白话文大意是:“我当初真是瞎了我的狗眼,才把你当回事的。”

第一位是之前提到过的柯西莫美第奇的好友,暴脾气的多拉泰罗。他选择将时间定格在大卫胜利之后。

另一种可能性是你们把旅店的床单和褥子都搬到外面,临时搭建成一个印第安人的锥形帐篷,玩起了牛仔与红番的游戏来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你有可能真的坠入爱河了。

图片 11

有一种女人对男人有一种obsession。如何治疗她的毛病?

雕塑里的大卫比较符合原著,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子。左脚踩在歌利亚的头颅上,脸上弥漫着胜利的喜悦。这部作品当年引起了轰动,因为在那个时代,这样的裸体雕塑实在是过分惊世骇俗,何况这个大卫的打扮怎么看都带着佛罗伦萨特有的骚气。

把她带去拉斯维加斯的凯撒宫。

第二个大师的贝尼尼,就是给梵蒂冈门口雕路灯的那位。他选择把时刻定格在大卫向歌利亚投掷的那一瞬间。

凯撒宫里有一座米开朗琪罗著名雕像“大卫”的复制品。不同的是,米开朗琪罗的原作只有十三英尺高。而凯撒宫的大卫像足足有十八英尺高,重达九吨多。

图片 12

你让她抬头死盯住大卫的生殖器官部位,不用一会儿,她就会头昏眼花了。

那是一种酣畅淋漓的迸发,那种动作的动感以及精美的扭动很容易让人想起古希腊的荣光。

这时候,你可以这么对她说,“这位帅哥够高大威猛了吧?给你搬回家去,你放哪?客厅天花板要开个洞才够高呢!男人不像你所想的那么伟大!太伟大有什么用?他那玩意儿给你挂帽子都嫌高了!”

而米开朗琪罗则不同,选择把时间定格在大卫看着歌利亚向自己冲过来,但是自己还引而不发的那个时刻。

保证她不药而愈。

图片 13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