琳子和她的1702室邻居,女生性诀窍

在所有搭讪用语中,下面这一句最中听:

今天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,可能是我这一年中最忙的一天了。

  琳子有洁癖,这个全家人都知道。这不,今天又要开始清洗打扫了。
  琳子干活自有自己的套路。和往常一样,先是用抹布把每个房间的台面上的灰尘擦抹干净之后,再擦地板。擦地板的工序比擦台面的工序要复杂得多。首先,用家里最早买的那个平板地板拖,来来回回地将地板表面的浮尘打扫干净。然后,再把那个新买来的半自动地板拖用水浸透,双手紧握用力下压,将其水分甩干至一定程度,开始第二轮操作。这经过湿拖布拖过的地板,干净的几乎没有一点印记。站在客厅的门口,迎着阳台窗户投射进来的阳光,洁净的地板上反射出一道明亮的光影,这光影像一面铮明瓦亮的镜子,映得蓬荜生辉。嗯,这才是琳子想要的效果。琳子满意地笑了。
  最后一步是洗床品。琳子洗床品的时候有个习惯,喜欢把要洗的床单被罩乃至枕巾枕套所有的东西,拿到窗口抖落抖落灰尘。这样,附着在上面的灰尘,就会随着手臂的摆动随风散去,洗出来的衣物才算是干净彻底。
  洗衣机在卫生间里“呼隆呼隆”地转着,听起来很吃力的感觉。里面正在洗的是一床夏凉被。琳子又去把卧室里的床单拿到窗前,拽住床单的一角顺着窗口放了下去,这个动作琳子再熟练不过了。正当她即将挥动手臂开始抖落床单的时候,故事发生了。忽见一个白色的物体从渐渐舒展开的床单里滑落出去,在空中飘忽着向楼下坠去。视线里,那物体的影子越来越小,琳子一下子蒙了,一时间想不起来这掉下去的是什么东西。眼看着它在几个空调台的边缘辗转片刻,又继续向下坠落。最后,终于落在了一个空调台的上面停住了。这时,手足无措的琳子焦急地趴在窗台上,伸长脖子瞪大了眼睛这才看清楚,原来,这掉下去的是一条孩子平时在家里穿的运动短裤。
  琳子恨自己干活不够细心,床单里裹了这么大的一个东西竟然没发现,更恨这短裤怎么不直接掉到楼下去,竟然挂在了人家的空调台上!现在可倒好了,唯一的办法只能去那个楼层的人家去找。
  这时,一直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爱人闻声过来。当他知道是条运动短裤掉了下去的时候,宽慰琳子说:“不要了,不要了。”“别吵,别吵”,琳子不耐烦地说。此时的琳子正趴在窗台上,聚精会神地数着:“十九楼,十八楼,十七楼。”琳子心里不放心,又倒着数了回来,这样来回地数了两遍,最后终于确定了,那掉下去的运动短裤就挂在十七楼的空调台上。
  回过头来,琳子急忙去客厅的壁柜里,取出平时晾衣服用的挑衣杆,又去衣架上的外衣口袋里掏出了房门钥匙。爱人见她匆匆忙忙的样子问道:“这是要干什么去?”,“我去把它找回来。”琳子自顾自地说。
  出门之前,琳子站在镜子前略微地打量了下自己,“嗯,还算可以。”不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人家,虽然自己是在忙碌着做家务,也不能就那么衣衫不整地出现在别人面前。琳子心里这样想着。
  下楼时电梯卡是不好用的。琳子只好提着挑衣杆沿步梯走下去。当走过了六个楼梯转角之后,眼前便是琳子之前在楼上锁定的十七楼。1702室,没错,就是这户人家。主人家房门紧关着,琳子举起手,小心翼翼地敲响了1702室的房门,然后屏住呼吸悄悄地站在那里,静候着里面的声音。可是,等待中的琳子并没有听到房门里面有任何的声响。过了一会儿,琳子试着再一次敲响这家主人的房门。这一次,回应琳子的依然是一片沉寂。“咚咚”的敲门声回荡在楼道里,使得原本空荡的楼道显得更加的空荡。琳子不死心,凑上前去把耳朵贴在房门上,仔细地听了一会儿,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外,再也没有听到别的声音。“看来家里确实没人啊,也许家里的人都去上班去了。”不经意间,琳子瞥见了摆放在门口的鞋架,上面放着几双大而脏兮兮的旅游鞋,散发着一股不清爽的气息。这时候琳子才感觉到,这里的味道不对劲。“看样子,像是青春期男孩子穿的鞋子,最起码也是个初中生或是高中生。”琳子推想着。
  回去的时候电梯卡是可以用的,从十七楼到二十楼,几秒钟的功夫就到了。“晚上的时候也许家中会有人,等吃过晚饭再去吧。”琳子这样想着。
  晚上六点钟的时候,琳子又一次敲响了1702室的房门。“但愿这次家中会有人应答。”琳子期待着。可是敲过几遍之后,除了走廊里传来的空荡荡的回音之外,1702室的房门内仍然是寂静无声。琳子有些茫然了,“难道这家的主人晚上不回家吗?也许他们不是经常住在这里吧。这年头,拥有两套以上住房的人家可是大有人在啊。”
  正在琳子一筹莫展的时候,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来,这个人就是1701室的大姐。
  和1701室大姐的认识,是在一天早晨去早市的电梯里。那天,琳子穿着一套运动服,脚下一双运动鞋。不论去早市还是去晨练,琳子平时喜欢这么穿。
  电梯在十七楼停下,进来一位胖墩墩、慈眉善目的大姐。大姐笑呵呵地看着琳子,琳子也不感觉陌生,不知怎么的,似乎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不像那些在一部电梯里多次遇见而又视而不见的人,狭小的空间里充满了让人窒息的冷漠。“你去晨练啊。”大姐依然笑呵呵地,“哦,晨练这个时间早过了,我去早市上买菜。”琳子回答。琳子的晨练时间基本是在七点之前,这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。以后的日子,每次遇见大姐琳子都会主动打招呼,有时候在早市上遇到了,搭个伴,顺道家长里短的唠上几句,慢慢地熟悉了,琳子知道了大姐和自己姓一个姓,住在同一个单元的1701室。
  琳子打算问问1701室大姐,她和1702室两家是隔壁的邻居,或许多少知道点儿1702室的家中情况,譬如:1702室家中什么时间有人在。站在门外,琳子轻轻叩响了1701室大姐家的房门。门开了,一股炒菜的香味瞬间飘出了房门。开门的是大姐家的女儿,琳子迟疑了一下,问道:“你妈妈在家吗?”听到了声音的大姐从厨房里匆匆地走了出来,见是琳子站在门口,高兴地说:“进来啊,快进来!”琳子有些不好意思,她觉得自己打扰了正在忙着做晚饭的大姐:“不了大姐。我来是想向您打听一件事,您知道1702室家里什么时间有人吗?”大姐听完了事情的原委,思衬了一会儿,说:“我看见他们家有一个女的,每天早晨八点钟出门,你明天早晨七点半来吧,肯定能找到人。”
  就这样,琳子一天之中两次在1702室门前吃了闭门羹。幸好还有1701大姐的指点,心里总算有了一丝着落,决定明天早晨再继续行动。
  回到家中,琳子例行每天晚上的公事,开始洗洗漱漱,并给自己的皮肤做下简单的护理。一切事宜完毕之后,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趴在床上,一如既往地追那本近日来一直跟进的小说《困在宜家衣柜里的苦行憎》。今天分享的是第九回,昨天晚上的结尾,看的琳子真是有点儿意犹未尽的感觉。琳子想跟着故事情节,一起去看看那个可怜的印度苦行憎,今天又遇到了什么囧境。看着看着,琳子的大脑开始混沌起来,眼前的字迹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,几经挣扎,终是抵挡不过阵阵袭来的困意,琳子无力地垂下了举着手机的手臂,昏昏欲睡。睡意朦胧中,耳边忽然响起了1701室大姐熟悉的声音,“他家有一个女的,每天早晨八点钟出门……”
  明天的一切都是未知,这些对于琳子来说还都是个谜,至少在现在这个时候。包括那个未曾谋面的1702室邻居。但愿一觉醒来,我们的琳子能够如心所愿地找回自己的东西。
  想着想着,睡意朦胧的琳子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
  
  

“Your place, or mine?”(是上你家还是上我家?)

上个月由于楼上阳台地漏渗水,导致我家阳台顶上乳胶漆脱落严重,水渍痕迹越来越大,因为阳台做成了书房,每天在阳台嗮太阳看书是我最开心的事,可每当我躺在沙发上仰头看见顶上黑乎乎的一片,我的心就有点烦,跟老公商量决定找人把那里弄一弄。

上你家

我跟一个搞装修的朋友联系,他满口答应,第二天就派个做防水的专业人员到我家,他看了看说是楼上的原因,又到楼上邻居家去察看了一番,邻居居然不知道漏水,一个劲跟我道歉,说堵漏的钱他们出,我说,算了,朋友帮忙,不会要钱的。邻居夫妻连声感谢。

女生邀请男生上香闺,有几项注意事项:

师傅跟我说,很简单,只需把楼上处理好了就不会漏了,我回去跟老板说一下,下个星期抽空来弄一下,堵漏花不了多长时间,但粉刷要一两天。这么快就能搞好啊,我听了心里美滋滋的,在阳台上盯着黑黑的渍水印,哼,马上你就要消失了。

确保你的闺房不会乱得像个狗窝,最好保持一定程度的干净整齐,但不宜摆放诸如电子游戏机,台球桌,也不需要有室内游泳池。地板要扫干净,床单要换干净的,浴缸里别残留任何体毛的痕迹。洗碗池里不能有长着绿色霉菌的碗碟。

结果是,一直到12月底了,朋友打电话来,“姐,不好意思,应付一个急活,一个朋友买了顶楼要做防水,准备在新房过年。”我说:“姐也想过个干净年,赶紧吧”。“好好好,就一两天的事,放心吧!”

但也不值得为一个男人花上几个小时打扫住所。你花了四个小时给地板打蜡,擦亮银器,刷干净马桶秽迹后,看到再帅气的男生也是一肚子气。西装笔挺香水味四溢捧着玫瑰花的他按门铃:“嗨,宝贝!我来啦!”

29号,来了二个师傅,一个师傅到楼上邻居家不到一个小时干完堵漏,先走了。另一个师傅则在我家阳台上铲顶上泡涨松散的墙皮,然后刮灰起腻子,三小时后,也弄好了,告知要晾干一天,明天早上来刷乳胶漆就好了。

“去你妈的!”满身臭汗的你把门“砰”的一关。

晚上,老公回家,看到客厅里乱糟糟的不太高兴,因为要粉刷,所以把阳台上的小书桌、还有茶几和藤椅移到客厅,我解释明天就弄好了,带他到阳台上看了,他就高兴地说:“明天搞好了,后天放假我们出去玩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